返回

高质量发展大家谈 | 对建立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的思考

来源:时间:2022-07-21 14:40

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部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确定了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的战略任务。长江等内河航运是促进国内大循环的重要通道,内河船舶运输是国内大宗货物长途运输的主力,具有单体载运装备运量大、单位物流成本低、能耗小、污染轻等比较优势,在推动长江经济带等地方经济的发展中具有重要的支撑作用和战略地位。近期,我国已将“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写入了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中,必然要进一步推动长江等内河航运的绿色高质量发展。2021年2月24日,国家发布了《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提出了我国交通运输“便捷顺畅、经济高效、绿色集约、智能先进、安全可靠”的主要指标要求。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开始实施,标志着长江生态环境保护进入法治化轨道。在国家交通强国战略部署下,“十四五”期将是我国长江等内河航运绿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机遇期。但是,当前我国长江等内河航运普遍存在科技创新投入不足、市场集约化程度低、港航装备发展质量不高、基础设施有效供给不充分、船员社会地位低、技术水平差、环境污染治理有待加强等多方面问题,导致长江等内河航运发展相对滞后,成为国家综合运输体系的“短板”。通过建立长江等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工程,对于按期达到“碳达峰”“碳中和”,推动长江等内河航运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一 现阶段长江等内河航运体系存在的问题

经过大量的现场工作和走访调研,总结出现阶段长江等内河航运体系普遍存在以下多个方面的问题,迫切需要建立长江等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系列创新工程。


(一)内河航运运输模式落后、港航装备智能化绿色化发展缓慢

内河航运运输组织创新是一项系统工程,涵盖市场准入、产业引导、运行监管以及基础设施配套、财税金融支持等诸多方面,但相关管理职能分散在不同部委,综合协调能力不足;与航道充分匹配的内河绿色智能船舶产业标准化发展滞后;清洁能源和新能源船舶起步艰难;内河港口、航道、船舶智能化低下;船舶驾驶模式主要依靠船员操作,无智能、远程驾驶等。


(二)内河港航基础设施薄弱,有待持续加强改进

我国内河港口的油气回收、粉尘治理、污染物监管与接收等能力不足;航道网、能源网和通信网尚未有机融合;航道、港口设施智慧服务功能不足,不能支撑内河绿色智能船舶运营和航运生态发展需要。


(三)内河航运市场效率效益不高

内河航运经营主体分散,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港航企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严重不足;内河船员工作环境差,薪酬状况低,船员素质及专业水平不高,成为制约内河航运高质量发展瓶颈;内河船舶代理、货运代理等航运服务大多仍为传统方式,效率有待提升。


(四)内河航运科研创新投入不足

由于内河航运规模化、集约化程度不够,造成投入产出见效慢,科研创新资源分散,科技专项设立少等问题;与沿海港口和远洋船舶比较,内河港航及船舶技术差距巨大,产业链和核心配套水平相对落后。


二 对建立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的建议

为加快推进长江等内河航运绿色高质量发展,对接国家战略部署,坚持内河航运“绿色、智能、安全”发展理念,整体规划、分步实施,推动长江等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发展,提出以下建议:


(一)构建内河船舶运行新格局

设立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专项,推动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建设,实现“岸基驾控为主、船端值守为辅”的内河船舶运行新格局。构建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的顶层架构,形成内河新一代航运创新工程总体规划方案,明确内河新一代航运技术与装备发展路径和各阶段重点任务;设立科研专项推进“新一代航运系统”的技术创新,为推动创新工程提供保障。


(二)加快新一代航运系统的船岸一体绿色智能船舶装备研发

面向绿色发展、降低航运成本、减少船舶配员、提升航行安全等需求,开展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的关键技术、核心部件与设备系统研发。面向长江、珠江和运河等水系,选取重点区域、航段,推动示范应用。


(三)建立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的工作机制

在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部委的联动协调下,组建由行业主管主导、地方政府等多方协同的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创新工程领导小组,形成“央地联动、部际合作”工作机制。制定绿色清洁能源功率能耗补贴、废物回收激励、设立科研专项、贴息贷款、减免税、后补贴、专项基金、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等专项支持政策,为创新工程提供保障,推动一批内河“新一代航运系统”工程示范,形成内河航运绿色高质量发展新格局。

(作者系长江航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